最新热带木材市场报告

全球市场在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已于2019年进入了尾声,今年业内人士将继续积极寻找应对动荡浪潮、探索新机遇的方法。国际热带木材组织将为我们带来更多关于生产、贸易和认证方面的信息情况。

 

马来西亚

政府计划将破坏森林的罚款增加10倍

正在提议对那些被发现非法拥有森林产品的人处以5百万令吉的巨额罚款,目前的最高罚款为50万令吉。对于非法闯入森林的情形,政府计划将罚款从10000令吉增加到30000令吉。

来自水、土地和自然资源部的Xavier Jayakumar博士说,拟议的罚款将列入1984年国家林业法修正案。该部门已与几个州的管理者讨论了这一问题,拟议的修正案将提交议会。但这些政策变化只会在马来西亚半岛生效,因为沙巴州和沙捞越州都有自己的森林条例。

 

先进技术可促进沙巴州的家具生产

沙巴州正积极推动木材加工业的自动化和智能制造。沙巴州首席部长Mohd. Shafie Apdal表示,先进的制造技术可以扩大高价值木材产品的产量,同时降低成本。

该首席部长还说,研究、开发和创新可以为全球市场提供极具竞争力的产品。沙巴为此已经建立了约226000公顷的林地。其中大约一半的林地可产出高价值的商业性物种。人工种植的树种包括了阿拉伯树胶(占66%)、海南合欢(占16%)、橡胶树(占11%)和柚木(占4%)。

 

沙捞越州森林景观的恢复

沙捞越林业局致力实施森林景观恢复计划,并打算将本地树种纳入林区退化的恢复工作。曾经有超过90000公顷的退化林地已通过优化和恢复工作被成功种植树木。

另一则沙捞越州的新闻称,副首席部长Awang Tengah Ali Hasan已经概述了州政府保护全州100万公顷森林的计划。

 

印度尼西亚

监测木材生产和贸易

民间社会组织Jurnal Celebes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加强印度尼西亚独立的林业监测网络,以确保木材合法性验证系统(SVLK)的可靠性和VPA(自愿合作伙伴协议)的有效实施”。

2018年10月至2019年12月期间,Jurnal Celebes组织监测了位于苏拉威西省南部和爪哇东部的北马鲁古群岛、中苏拉威西和东南苏拉威西省的情况。

他们的报告强调了森林采伐的不良后果,例如在特许区外伐木随后与社区发生了冲突;出售从特许区外获得的木材产品;在没有事先进行环境影响评估的情况下进行采伐造成了负面影响。

报告还指出了一些公司的侵权行为,包括在运输单据上谎报木材种类,以及向未经认证的企业借SVLK证书。

印度尼西亚粮农组织代表Stephen Rudgard在评论报告时说,要应对条例进行审查,根据规定对非法林业活动起诉,并应扩大民间社会和实地执法人员之间的联合监督,以限制环境影响并减少与当地社区的冲突。

 

印尼力求从越南的成功经验中学习

印度尼西亚家具和手工艺工业协会(HIMKI)最近访问了越南的家具厂,了解越南的家具工业近年来是如何改善其出口的。

此外,由于许多来自中国的公司正在将工厂迁往越南,HIMKI的一位发言人说,他们想了解越南如何给新的企业提供支持。

 

印尼-韩国贸易额达到200亿美元

印度尼西亚驻韩国大使Umar Hadi最近强调了过去五年来印尼和韩国双边贸易的增长。

2018年,两国贸易额约200亿美元,印尼的出口额约110亿美元。

他指出,有潜力渗透韩国市场的印尼产品包括木制品、食品、饮料、加工类海鲜产品、汽车零部件和电器产品。他还提到了在印度尼西亚已做投资的韩国企业数量。

 

敦促社区森林与大公司建立联系

印度尼西亚合作社和中小企业部长Teten Masduki敦促社区森林所有者和管理者考虑加强合作,提高竞争力,开辟全球市场价值链。该部门正在建立支助机制,与大型企业建立伙伴关系。

Teten希望社区森林部门能够通过建立合作社与大公司达成交易来产生外汇,因为这可以改善偏远社区和农民的生活。

 

林业投资面临障碍

印度尼西亚森林特许经营者协会(APHI)主席Indroyono Soesoli说,如果上游林业业绩能够得到改进,木制品的出口就会增长。他评论道,上游部门目前面临的问题很多,特别是原木价格低、土地保有权存在问题、融资渠道有限和使用商业许可证的地方很少等。

此外,Indroyono说,由于林业部门征收土地和建筑税(PBB),有几个重要问题就需要注意,征收金额、应税资产(土地和建筑)的分类以及税收的总体范围都需要弄清楚。

 

2019-2024年森林发展路线图

APHI推出了其2019-2045年林木发展路线图,旨在扩大社会林业并重新配置林业相关业务。

路线图包括投资、生产和出口目标以及林业部门的就业目标。该计划主要围绕非木材森林产品和环境服务等问题。

APHI主席表示,到2020年,林业部门将面临投资发展方面的挑战和战略问题,需要提高林业绩效,这将涉及多种业务的发展、协调和平衡货物、现金流动与审查费用的合理化,为企业发展开辟新的渠道。

 

增加对欧盟出口的木材数量成为目标

2020年印尼政府的目标是出口至欧盟的木材数量增长10%。印尼林业部林产品加工和销售总监鲁菲(Rufi'ie)表示,印尼的木材产品质量很高,如果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努力提高生产能力。

2017年印尼对欧盟的木材产品出口额为9.945亿美元,到2019年同比增长8.5%,达到10.8亿美元;据统计,在2019年1月至11月,该出口额为9.63亿美元。

 

因贸易纠纷影响印尼家具行业业绩

印尼工业部(Kemenperin)表示,将继续支持家具行业业绩的增长。

然而,由于工业部的记录显示,2019年上半年印尼家具出口额仅为7.3亿美元左右,2018年上半年的出口额是8.45亿美元,这说明国内家具行业面临着一些问题。

工业部中小工业司司长Gati wibawaningshih表示,出口下降是由于美中贸易争端的影响。Gati预计约有52家外国制造商将迁往印尼,这将提高家具产量。

据投资协调委员会(BKPM)称,根据相关新闻报道,有多达200名中国木材企业家正在考虑到爪哇中部进行投资。

这是最近印度尼西亚驻中国北京大使馆全体成员与山东省木材雇主协会(Shandong Timber Employers Association)会晤的结果。

在这次会议上,服务和区域规划主任Nurul Ichwan与投资委员会成员代表团队BKPM解释了如何支持投资者来解决问题。

而山东企业家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将家具制造工厂迁往加里曼丹东部,因为东加里曼丹的土地价格比爪哇中部便宜得多。此外,东加里曼丹省拥有着丰富的森林资源。

 

印度

2019-20年经济增长预期下降

印度储备银行(RBI)将2019-2020年GDP增长率从2019年10月的6.1%下调至5%。在同一次会议上,印度央行将关键政策利率保持在5.15%不变,并决定继续放松促进经济增长的措施,但确保通货膨胀仍在目标范围内。

由于印度经济增长缓慢,市场普遍预期印度央行将第六次连续下调利率。

 

开发商了解到“老年居住空间”住宅市场在增长

印度住宅市场在经历了灾难性的2017年后温和复苏,住宅销售量同比增长超过40%,其复苏状态延续至2019年前9个月,销售额较2018年同期增长14%。

尽管销售情况有所改善,但与之前的水平并不匹配,分析师表示,如果消费者情绪有所改善,这表明住宅市场具有增长潜力。

在供应方面,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三季度新项目同比下降近10%。流动性紧缩继续阻碍开发商推出新项目的决定。

据JLL研究中心发现,越来越多的开发商正冒险转向印度房地产市场聚焦老人居住空间。2010年以来,老年人居住项目明显增多。据估计,印度的60岁以上人口数量将在2025年左右上升到大约1亿7000万。

该报告称,“老年人作为一种客户群体也在发展,他们的需求与早期的老年人有所不同。如今,相当一部分老年人是独立的、经济稳定的、旅游生活丰富的、与社会有联系的,因此,他们对退休后如何打发时间的想法在与时俱进。”

由于主要城市的地价都很高,老年人居住在地价较低的二线城市可能性更大。

 

为恢复停滞不前的住房项目提供资金

政府已设立一项基金,以重振多达1600个住宅项目,其中许多项目之前已被银行列为不良资产或面临破产。财政部长尼玛拉•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表示,对于那些拖欠住房贷款的人来说,可能会有一些缓解措施,因为这些项目在全国各地都已陷入停滞。

这一最新措施是遵循之前中国政府设立基金、用于促进停滞不前的经济适用房和中等收入住房项目的思路而制定的。

国家房地产开发委员会主席Niranjan Hiranandani说:“这将是购房者和房地产开发商的双赢,因为这将有助于缓解那些把辛苦赚来的钱投资住房的购房者所面临的经济压力,同时,还释放了以生产为目的的项目中延迟/停滞的资金。”

 

越南

业内专家表示,要积极利用贸易往来

越南有机会对其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CPTPP)成员国增加木材产品的出口。这是越南工商会世贸组织和一体化中心主任Nguyễn Thị Thu Trang所传达的信息。

为了充分利用这一机会,Nguyễn Thị Thu Trang说,木材产品必须符合CPTPP的原产地规则,符合卫生、植物卫生的要求,并符合合作伙伴国家的技术标准。

 “如果我们不满足他们的要求,我们就无法利用CPTPP成员国向我们提供的优惠关税。”

越南与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智利这些国家之间有着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她说,CPTPP还为企业创造了另一个优惠关税方案,企业应了解哪一种自由贸易协定能提供更多优势,来选择合适的出口方式。

 “我们向CPTPP成员国出口了很多产品,但我们的市场份额仍然不高,例如我们的鞋类产品仅占成员国进口总量的2-2.9%,服装和纺织品只占其进口总量的0-6%。”

越南企业促进出口的空间仍然很大。“加拿大、墨西哥和秘鲁与越南之间还没有自由贸易协定,因此CPTPP为越南企业通过优惠关税进入这些市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实行更多放松措施

越南的出口者从美国/中国的贸易战争中获益,并被要求解决美国边境的中国制品在运往越南时逃避美国关税的问题,因为这影响了越南国内制造商的名声。

最近,政府编制了一份产品清单,这些产品重复面临着从中国到越南不断来回运输的风险。

另一方面,越南工业和贸易部宣布,它在去年十二月初暂停向美国出口一些胶合板产品,因为越南发现,在南朝鲜和台湾生产的胶合板在被重新包装标识成“越南制品”做装运之前已经运输到越南进行二次加工。

 

在越南的国际直接投资对于该国木材工业的兴起是有益的还是不利的?

尽管国际直接投资被视为推动越南木材加工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但一些政府机构强调,这也带来了许多挑战和风险,如原材料非法贸易、不公平竞争以及社会经济负面影响。

平阳省木材协会(BIFA)主席Dien Quang Hiep指出,越南木材加工行业的国际直接投资在迅速增加,特别是中国企业对越南木材加工行业的国际直接投资更是快速上升,造成了劳动力、原材料和市场份额的激烈竞争。产品原产地出现欺诈性以及价格转让的现象也在逐渐显现。

Dien Quang Hiep说,首先需要注意三个问题,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审查这三种投资类型包括新投资、筹资项目和商业合作的合同情况。

第二,国家当局应与当地木材协会密切协调,以限制“非正式”的投资计划;第三,工业和贸易部的职能部委、政府机构应加强边境管制和贸易安全。

在越南投资的主要国家是中国、日本和韩国。截至2019年9月底,越南木材加工业迎来了近70个新的投资提案,价值超过5800万美元。这比美中贸易争端开始之前提高了2.5倍。

 

韩国调查越南倾销胶合板的情况

去年12月,韩国贸易委员会宣布对从越南进口的胶合板进行反倾销调查。这是因为韩国国内制造商抱怨从越南进口的产品损害了国内工业。

据韩联社报道,越南木制品在韩国的市场份额为40%,市场价值约6.5亿美元。

据报道,韩国木材生产协会(Korean Wood Production Association)提议对越南胶合板征收93.5%的反倾销税,与从马来西亚和中国进口胶合板时收取的反倾销率从3.96%调整至38.1%形成鲜明对比。

 

仅一个月出口就突破10亿美元

2019年10月份,越南木材产品出口额为10370亿美元,比9月份增长20%,比2018年10月增长23%。

这是越南木制品出口收入单月首次超过10亿美元。

2019年越南前10个月木制品出口总额约8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此外,同年11月上半月,木材产品出口额达到4.51亿美元。

越南的非木材林产品出口也在增长。2019年11月上半月,藤、竹、莎草和天然纤维地毯的出口额超过2300万美元,自2019年初到2019年年底这些产品的出口总值达到4.07亿美元。

 

越南木材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

美国是越南木材产品的最大出口市场,为越南在2019年前10个月的出口成功做出了贡献。10月份,越南向美国出口的木材产品总额为5.47亿美元,比2018年10月增长41%,占越南当月所有产品出口总额的50%以上。

越南木材和木家具的另一个重要出口市场是中国。越南与意大利和波兰一起,是中国市场最大的木材和木制家具供应商之一。

2019年前9个月,中国从这三个市场的进口量占木质家具进口总量的48%。

2019年前10个月,日本从越南进口的木材产品比2018年同期增长19%。在日本消费税从2019年10月开始增至10%之前,日本对越南家具的需求激增。此外,日本的木材企业也从越日经济合伙协议中受益。

 

越南木材业尚未关注当地市场

由胡志明市手工业和木材工业协会(HAWA)于11月19日举办的越南家具和室内展(VIFA HOME 2019)强调,尽管随着收入的增加,需求增长非常强劲,但越南木材工业并没有太多地关注当地需求。

HAWA估计,该地区每年的木材需求为50亿美元,这吸引了许多外国供应商,与国内市场形成了激烈的竞争。

与大多数出口市场不同,越南消费者更喜欢风格独特的木制品,偏爱定制化的设计,这促成了越南中小型加工企业的一大优势。

 

日本

机械订单下降预示着经济放缓

日本内阁府数据显示,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日本企业的机械订单下降,并显示其增长速度可能放缓。

直到最近,由于劳动力市场紧缩(人口萎缩和迅速老龄化的结果),国内外企业对日本企业的新设备和自动化进程进行了投资,引入机械的订单资本支出出现了反弹。

政策制定者一直希望企业投资将保持强劲,以抵消2019年10月份销售税上调导致的消费支出的下降。10月份,不包括船舶和电力公司在内的私营部门机械订单下降了6%。

 

支持经济增长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日本经济对出口高度敏感,因此美中争端以及现在的日韩贸易争端正在损害日本出口的增长。为了应对经济增长的放缓,政府把推出的经济刺激方案价值提升25万亿日元(约2300亿美元)以上。

这是三年来的第一个刺激方案,其重点是通过促进“无现金销售”来提高消费者支出。公共基础设施也将成为目标。

 

消费者信心继续上升

2019年11月内阁府公布的消费者信心数据显示出明显的逆转,攀升至5个月高点。

整体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升,反映了家庭购买耐用消费品倾向的指数也在2019年11月有所上升。相比之下,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进行的Tankan调查显示,日本制造商对商业前景再次变得悲观。分析人士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争端持续和全球需求减弱。

 

木屋的受欢迎程度降低

日本内阁府的一项调查显示,自1989年以来,日本人对木屋的兴趣一直在稳步下降。调查对象提到的原因包括高昂的维修费用和易受火灾影响。

喜欢建造或购买木屋的受访者比例从30年前的80%下降到大约73%。现在的房屋主要由钢筋混凝土和钢框架制成,这其实原本是木质房屋的备选方案。日本林业局表示,“我们需要让更多消费者了解木屋的优点(比如它的环保和安全性)。”

 

中国

人造板检疫新规定

为促进中国人造板行业的发展,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修订了人造板检疫条例的范围。修订后的条例已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新条例将人造板的各种生产技术纳入考量范围。决定暂停部分涉及热压检疫规定的人造板的生产。修订后的条例文件的附件1列出了具体停产的人造板类别,包括刨花板、纤维板胶合板、人造板底座上的装饰单板。

文件还要求了各省级林业主管部门对管理办法进行改进和创新,并且要严格执行检疫规定。

 

中国木材加工业

据当地媒体《中国绿色时报》报道,2018年中国木材加工业和木制品工业产值为1.3万亿元人民币,占中国林业总产值的17%。

 

人造板行业

中国所有人造板企业数量约1万家,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300万人。2018年全国人造板行业总产量近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4%。全国有25个省份拥有人造板企业,其中7个省份的产能超过1000万立方米。

中国人造板行业经历了转型,过时的生产方式逐步淘汰。全国胶合板企业3000多家已倒闭,停产纤维板的厂家有600多家,刨花板厂1000多家。大中型人造板企业增加,技术基础加强。新型低毒、无毒环保型胶粘剂的应用得到了加速,产品质量得到了提高。

 

木地板行业

中国有近3000家木地板企业,员工约100万人。2018年全国木竹地板总产量约7.89亿立方米。

近年来,木地板行业的整合进程加快,主要集中于优势品牌企业。十佳大型木地板生产企业产量占行业总产量的30%以上。

越来越多的木地板企业把创新作为自己的发展战略,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不断提高技术创新水平。中国木地板企业拥有8000多项专利。

 

木制家具行业

中国的木材加工行业规模在全球名列前茅,所以中国有近8万家木制家具企业,拥有500万名员工。五大家具产业集群已经形成,分别在珠江三角洲,长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东北和西部地区。这些产业集群占全国家具生产能力的90%。

木制家具行业正在整合,部分中小企业退出,行业产销总量下降。

另一方面,为满足日益增长的个性化需求,定制家具行业已成为家具行业的新增长点。

多年来,这一行业的年增长率一直在20%左右。2018年,中国国内定制家具市场产值规模约2900亿元人民币。

 

木门行业

据说中国木门行业的产量是世界最高的,中国也是木门消费的主要市场。2018年全国木门行业总产值约1400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11%。中国木门企业有1万多家,主要分布在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还有东北、西南和西北等地区。木门行业的增长速度正在放缓,整合步伐也在加快。

分析人士预计,木门的生产将进一步集中在大型机械化工厂。越来越多的木门企业加大了研发力度,引进了自动化技术。

 

木制建筑行业

各行业对木结构建筑的需求正在增长,特别是休闲、农业、旅游、房地产和景观行业,木结构建筑行业正在迅速扩张,多层木结构和公共建筑市场也得到了发展。

据估计,未来三年,木结构市场每年的占地面积将达到450万平方米左右。中国木结构企业约1200家,主要分布在华东、华北和东北地区。旅游开发项目、住宅建筑和园林绿化是木结构最重要的三大市场。

 

中国木材产品出口放缓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国木材产品出口总值616亿美元,同比增长2%。

人造板出口总值增长约7%至67.75亿美元。2018年胶合板出口量占全国人造板出口总量的80%。中国木地板出口额456.4亿美元,主要销往欧美市场。

 

层压橡胶板需求下降

由于国际和国内需求都有所减弱,中国对进口层压橡胶板的需求有所下降。

泰国是中国的主要供应商,但用一位分析师的话说,“层压板市场正在经历寒冬”。板材价格大幅下跌,泰国许多工厂报告称,它们无法以如此低的价格维持生产,许多工厂已经完全停止生产。

部分国内进口商减少了层压板材的进口,急于清仓,这样不会因为新一年需求的下降而倒闭。

中国使用进口层压橡胶木板的工厂发现,国际上对成品的需求已经减弱,分析人士说,许多工厂经营亏损。

 

中国建议使用新版CITES证书

中国已通知华盛顿公约(全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缔约方,自2019年7月1日起,中国的CITES管理机构使用了新版许可证和证书。此外,他们还建议,旧版本的有效期于2020年1月1日为止。

修订后的新版CITES证书涉及很多种类的证明,包括:进口许可证、出口许可证、再出口证书、海外引进证书、包含限制动植物的乐器多次跨境转让证书、标本巡回展览证书、个人现场多次跨境转让证书(所有权证书);由个人携带并作为手提行李的二胡(一种二弦弓形乐器)等人员与家用物品证书。

对于证书类型,目前电子证书和纸质证书将同时使用,但以下两种情况除外:1)附录一所列的不符合豁免条件的物种标本;2)从海外引进的事物。

新的许可证和证书中的安全功能有所增加。新文件有许多反假冒措施,如几乎看不见的水印。

 

中国国内实木复合地板新标准

浙江省最近公布了两个实木地板地方标准(T/ZZB 0005-2019)和复合木地板地方标准(T/ZZB 0006-2019),以取代2015年的版本。新标准已于2019年11月30日起实施。

 

生产和贸易方面的挑战

一批制造商和学术界人士指出,中国传统木工板材行业在生产和贸易方面存在一些重大挑战。

大量企业停产或搬迁;主要原因与环境法规、土地所有权和对该行业投资的感知风险有关。

高税收和劳动力成本;企业不敢投资,很多企业转移到境外,但即使是离岸,也会面临着高风险,因为土地和技术工人的保障难度很大。

市场被打乱了;传统木工板材市场的交易量和发展前景几乎见顶,除了等待“暴风雨”的到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是可做的了。

融资不确定;在寻求融资和信贷额度时没有规范或标准。

政府对企业的限制越来越多;传统板材木工行业税负高,部分企业不能满足环保要求,搬迁难度大、成本高。

替代品的竞争激烈;具有竞争力的人造板产品和新兴材料发展迅速,对传统木工板材市场的影响十分显著。

外交政策影响;对外政策对于木材产品采购的影响将大幅增强。

专家指出,当前传统木工板材交易市场运行难度较大,主要可以有以下两种方案来解决:

第一:拓展业务的联系,实现上下游一体化。其次,通过物流采纳线上交易的模式,提高产品附加值和服务质量。在这方面,江苏的Wanlin和张家港的Jingang物流公司已经帮助木工企业做出了不错的成绩。

 

欧洲

欧洲胶合板市场压力持续

关于欧洲胶合板市场的最新状况报道显示,该行业的市场正趋于紧缩且竞争环境激烈。据主要进口商说,近四个月里变化不大。

有迹象表明,部分进口胶合板的价格开始回落。不过总体而言,与2018年相比,欧洲胶合板市场仍处于低迷状态,一些人认为来自俄罗斯的“最低报价”威胁到其他国家,导致价格不能出现任何幅度的增长,造成来自其他国家的胶合板被挤出欧洲市场。

美中贸易争端继续动摇着欧洲胶合板行业,英国企业表示,围绕英国退欧事件、政治和经济的持续不确定性普遍严重削弱了市场信心。

欧洲制造业的放缓,尤其是德国制造业的放缓,也影响了需求。尽管据报道,到目前为止,建筑消费情况总体保持得相当不错,但预计在未来两年内将放缓并停滞。

最近几周,巴西和马来西亚胶合板价格均上涨了10-15美元/立方米。然而,据报道,这些价格仍比18个月前分别下降了33-40%和28%。同期,中国胶合板价格仍下跌约15%,来自俄罗斯的覆膜胶合板和原生态胶合板价格分别下跌30%和25%。

欧洲一位进口商/经销商表示:“我们的胶合板市场状况离2018年的水平还有很远的距离,但这些产品(巴西和马来西亚的胶合板)价格上涨可能是复苏的迹象,我们希望在2020年看到复苏的迹象能够延续。”。“马来西亚供应商的报告还显示原木短缺,因此这可能也会支持胶合板价格的上涨。”

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巴西胶合板进口量略有好转,主要原因是欧洲即将出台新的免税配额。一位进口商说:“与价格一样,胶合板成交量仍远低于2018年的数字。”。“我还想知道,在第一批免税货运出后,2020年后续情况会出现什么变化。”

据报道,目前中国以外地区的物价稳定,对于中国有一系列因素可能带来了产品价格上涨的压力。

一位中国大陆进口商说:“由于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是以离岸价计算的,中国胶合板价格已经再次上涨了一点。”。“和往常一样,这也推高了集装箱运价。但我们预计,由于天气原因,中国1/2月份的贸易也将放缓。”

一位英国进口商说,中国胶合板价格变高的另一个因素是新环境法规对制造商的持续影响。

 “为了清理临沂/邳州地区的工业污染,许多胶合板厂和木材去皮厂倒闭了,因为他们买不起减排所需的新设备。由于政府试图改善空气质量,相关工厂损失了超过70天的产量,对木材去皮厂的影响也给杨树芯板的价格带来了压力。”英国进口商如是说。

 “但是尽管中国的供应可能会减少”,这位进口商继续说,“我相信(质量)得到了改善,制造商更好地理解了欧盟木材条例(EUTR)和我们英国木材贸易联合会负责采购政策的要求,其胶合板也能够达到EN质量标准。”

另一个欧洲进口商认为,由于美国的关税,中国产品转向欧洲市场问题不大,因为市场要求是不同的。

不过他还补充道:“服务于美国的工厂发现,满足欧洲的产品规格并不容易。”

欧洲进口商还报告说,印度尼西亚的FLEGT许可产品没有突出的优势。一家公司表示,印尼的覆膜胶合板对欧洲来说仍然太贵,尽管原生板材的交易还过得去。

欧洲胶合板进口商认为,FLEGT许可证制度本身运作良好,所以大家的共识仍然是,为了获得市场吸引力和更广泛的认可,需要从更多来源获得拥有许可证的产品。

 “参与FLEGT自愿伙伴关系协议的国家越早办理产品许可证并开始发放越好,特别是马来西亚,因为根据EUTR规定,非FLEGT许可产品的合法性责任仍由进口商承担,进口商无法100%知道产品组合是什么,即使我们会提问确认产品的合法性并收集文件,”一家英国公司说。

一位英国进口商表示,让更多的VPA(欧盟自愿伙伴关系协议)国家进入FLEGT许可阶段,也可以开辟新的供应来源。“例如,我们从加蓬收到了产品准入邀请。产品看起来不错,对我们和供应商来说,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商机。”。“但目前还不能满足我们对合法性保证的要求。”

对一些欧洲进口商来说,另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是,他们无法使用FLEGT许可货物的保税仓储系统。这一制度允许进口货物分拆,并在每一个订单上支付关税,通过它出去分散成本。

一位进口商说:“由于许可证适用于整批货物,不能分割,所以必须一次性缴纳关税。”。

 “这需要解决,因为这实际上使货物的许可处于竞争劣势,而且对需要为现金流目的分散纳税的小公司有特殊影响。”

另一个进口商标记了一个与FLEGT许可货物海关处理有关的问题。他说:“我们有一个例子,一个代理商把一批货卖给我们,另一个代理商把一批货卖给另一个进口商,在那里,从印度尼西亚出口的全部货物只有一张许可证。”

 “我们不能使用FLEGT许可证,除非我们清关了其他收货人的货物,并向他们补税。因此,代理人必须以自己的名义出示许可证,以抵税股票的形式出售给两个买家。这种处理的方案各方面都不理想。”

用一家公司的话说,欧洲胶合板进口行业的另一个“真正头疼”的问题是俄罗斯材料的降价。

他说:“俄罗斯桦木胶合板价格在几个月前小幅上涨后再次下跌,看起来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俄罗斯人似乎对此相当满意。”

 “他们的原木非常便宜,而且,和天然气一样,他们没有重视自然资源的价值,”进口商继续说。“他们需要外国来源的收入,而这似乎就是最重要的。我主张对俄罗斯进口产品征收高额进口税,因为俄罗斯的这种降价做法正在破坏其他试图做正确事情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生产商)的业务,而这些国家目前实际上正被赶出市场。”

一家新的软木胶合板厂正在白俄罗斯投产,这家工厂由Krono集团经营,增加了市场竞争。一位进口商说:“这将给像Thebault等欧洲工厂带来很大压力。”

 

欧洲制造业和建筑业发展速度放缓

就需求状况而言,据报道,欧洲制造业持续放缓,尤其影响到汽车和包装行业的胶合板消费。

据财经评论员称,德国仍然是最拖累欧元区经济发展的国家,据报道,由于美中贸易争端导致全球投资放缓,德国制造业出口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德国2019年10月生产调查数据的改善和对11月份的情况预测,显示出最坏情况已经过去,但德国商业银行表示,目前还“看不到好转的迹象”,11月底制造业产出同比下降5%。德国10月份的汽车产量同比也下降了14.4%,据报道该行业将裁员数万人。

一位进口商表示:“全球范围内的汽车增长放缓显然困扰了胶合板的贸易,欧洲制造业的萎缩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重要的包装行业。”

欧盟统计局(Eurostat)和欧洲央行(ECB)的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扩张速度确实高于预期,增长0.3%,年均预期增长1.1%。然而,与2018年的1.8%相比,预计2020年该增长幅度仅为1.2%,因此,摩根士坦利公司(Morgan Stanley)评论称,欧元区经济“几乎停滞不前”。

欧洲经济信心指数在2019年10月份也降至100.8,为五年来最低水平。资本经济学因此预测,欧洲经济将“继续以微弱的速度扩张”。

根据欧洲建筑业最新数据,2019年欧洲建筑业产出增长率约为2.3%,低于2018年的3.2%。然而,欧洲建筑公司目前预测,2020年至2022年间,欧洲建筑业的年增长率仅为1%。建筑业涉及的所有领域发展速度都将放缓,尽管维修、维护和改善的效果预计将优于新建建筑。

预计表现最好的欧洲建筑市场将是爱尔兰、匈牙利和波兰,而芬兰和瑞典则将出现最严重的经济放缓现象。预计未来三年,德国和法国建筑市场将萎缩约2%。

一家欧洲胶合板进口商评论说,他们目前的总体建筑销售情况仍然良好,但其他人认为该行业前景不明朗。

至于英国经济,2019年第三季度的增速仅为0.7%,为2012年6月以来最慢的增长速度。“这证实了自2019年夏季以来,由于英国退欧造成的相关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经济失去了动力。”普华永道咨询公司说道。

英国建筑业也在收缩,2019年十一月的新订单量进一步减少,由于退欧后的市场萧条效应,加上选举的不确定性和恶劣的天气导致更多的土木工程和商业项目被推迟。

去年11月,IHS Markit/CIPS英国建筑业新订单采购经理人分项指数从上月的44.61降至43.95。这是自2013年以来连续第八个月出现收缩并经历了最长的衰退期,而英国退欧再次导致了经济低迷时期。

 

中国推动欧盟热带硬木胶合板进口增加

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9个月里,欧洲从热带地区进口的胶合板数量和价值分别为25万吨和2.21亿欧元,同比增长4%和7%。

欧洲从中国进口的热带胶合板数量增幅最高,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32%,达到11万吨。从加蓬进口11100吨增加了12%,从巴西进口8700吨增加了8%,以及从巴拉圭进口4200吨增加了30%。

然而,从印尼进口胶合板的数量下降5.6%,至64500吨;从马来西亚进口的数量下降28.8%,至29700吨;从越南进口的数量下降20.3%,至8100吨。

欧洲进口胶合板数量出现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英国进口的多,其热带胶合板进口量增加了18.5%至140300吨,一部分原因是英国在脱欧之前为了保证库存。英国进口的增长大部分不是来自热带地区的直接进口,而是源于中国制造的热带硬木胶合板。

2019年前9个月,所有其他主要欧洲市场的热带胶合板进口量均下降,其中比利时(进口26300吨,下降21%),荷兰(进口24200吨,下降11%),德国(减少进口7%至18600吨),法国(减少进口3%至14700吨),意大利(进口12300吨,下降4%)。然而,希腊的进口增加了4%,达到23000吨。

2019年前九个月内,欧洲温带硬木胶合板进口总量下降1%,至111万吨。在欧洲的主要供应商中,从俄罗斯进口的温带硬木胶合板增长了5.3%至586800吨,从乌克兰进口增加了8.3%至62300吨。

然而,这些增长未能抵消从中国(减少进口8%至374300吨)、白俄罗斯(减少进口15%至77000吨)、乌拉圭(减少进口15%至5900吨)以及波斯尼亚—黑塞哥维亚(减少进口15%至4300吨)降低温带硬木胶合板进口数量所造成的损失。

欧洲在2019年1-9月进口的软木胶合板数量下降8.8%,至655900吨。从巴西进口的产品数量下跌3.1%,至451700吨,从智利下跌18.1%,至75800吨,从俄罗斯下跌7.2%,至64800吨,从中国下跌19.9%,至36900吨,从加拿大的进口下跌20%,至5500吨。

展望未来,一位英国进口商寄予了希望:“政府正在努力避免经济衰退,英国退欧后选举方面的透明度会上升,需求量也会提高”,尽管他仍预期木制产品的价格将“继续反弹”。

一家中国大陆胶合板进口商也持谨慎态度。“除非美国处理好所有贸易争端,英国退欧后引发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否则我们预计在步入2020年后的6个月左右不会出现任何重大改善现象。当然,这两大问题如果能够被妥善解决,也将是释放积极信号的起点。”

亚洲木工业杂志(FDM China)是中国木工专业人士的首选刊物,本刊为包括工艺技术、家具设计与制造、板材制造、原材料处理以及可持续发展等在内的广受关注的产业话题提供了最新资讯和专业见解。

FDM China在大中华地区单期的纸质和电子发行总量为53,534本。同时,我刊也推出了一套综合性的网络营销方案,旨在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业务需求,并且帮助深化您的品牌效应。